一直走,就走成了思念

每一次逆向而行

擦肩而过的人流

那些柔软而湿润的往事

 

全身的心力凝聚

想抱住所有的努力和善良

抱住走失的曾经

抱住一泓大海的平坦

催生群山的力量

 

可能,抱住的只是父母妻儿

或者轻微的自己

面对许多次那么多不明的去向

不知所终的结果

终身受用的提醒

笔尖上那样高贵地流浪

 

自然也悄然而来

季节总带着无声的涌动

没有雕琢

时间碎片又一次涨潮

最初的草色

沉浮及深

早已成熟的尺度

 

一直走,就走成了思念

长长短短的琵琶语

落花成泥

在季候中睡去

在雨后梦起

在庭院里凝定

在自己的路上

谛听时光弹奏的一行热泪